• <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delect id="qpxkf"></delect></noscript></cite><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noscript></cite>
    <rt id="qpxkf"><meter id="qpxkf"><p id="qpxkf"></p></meter></rt>
  •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p id="qpxkf"></rp>
  • <cite id="qpxkf"></cite>

    首頁 > 新聞 > 焦點 > 正文

    北京來的“李書記”,和茶葉“睡在一起”

    時間:2020-12-25 10:05 來 源:新華每日電訊 瀏覽 字體:

    北京來的“李書記”,和茶葉“睡在一起”

    這個歲末,34歲的貴州石阡縣大坪村駐村干部李本源格外忙碌,天南海北到處跑。12月23日晚,他登陸李佳琦直播間,在這里推銷村里的扶貧特產“紫孔雀”紅茶,幾分鐘內,1.8萬多盒茶葉被搶購一空。這已是今年以來大坪村“紫孔雀”的第7場帶貨直播活動。

    “這款茶帶有花果香,回甘很醇厚,茶湯呈琥珀色……”剛到鏡頭前的李本源,有點緊張,但一談到“紫孔雀”,眉宇間立刻充滿感情,還調侃自己“和茶葉睡在一起”:從茶農種植,茶青下樹,到茶廠加工、包裝,每一個環節他都參與其中,最忙的時候,他甚至通宵達旦守在茶廠里,和炒茶師傅一起觀察、炒制茶青。

    12月初,李本源還將“紫孔雀”帶到了海南博鰲,參加在這里舉行的2020年“中國企業家博鰲論壇”。

    “紫孔雀”寓意著美好吉祥,與眾不同。這個產自貴州銅仁市佛頂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緩沖區的原生態好茶,在論壇上露面后一時風頭無倆。“大會簽到處設置了‘紫孔雀’的宣傳臺,會議中主持人專門推介,還作為‘伴手禮’送給與會企業家們。”李本源自豪地說。

    時間拉回到一年零四個月前,在北京飛往貴陽的航班上,這個中央戲劇學院管理系畢業、沒有任何農村生活經驗的年輕人,心里還都是困惑:農村工作該怎么做?近500個日日夜夜,他一頭扎進貴州大山的懷抱,開著自己來后購買的二手小轎車,奔走四萬多公里,讓曾經“零產業”的貧困村茶產業欣欣向榮。這個“和茶葉睡在一起的男人”,從群眾口中的“小伙子”,變成了大家幾天不見面就心心念念的“李書記”。

    今年7月1日,李本源被中共貴州省委授予“全省脫貧攻堅優秀村第一書記”榮譽稱號。

    18個小時,他從北京的床上到了貴州大山里的桌上

    石阡縣坪山仡佬族侗族鄉大坪村位于貴州省東北部,屬于省級深度貧困村。這里被群山環抱,地廣人稀,過去不通水、不通電、不通路,村民自嘲是“被外界遺忘的地方”。雖距離鄉鎮僅30公里,群眾趕場、娃娃讀書卻要步行六個小時。

    2016年,對口幫扶在石阡縣啟動。在當地干部群眾的共同努力下,2017年,大坪村通了硬化路,村委會也終于告別租民房辦公的日子,有了正式的辦公場地。

    2019年,李本源被選派到大坪村任第一書記。

    去年8月21日早上6點,他起床趕飛機,中午落地貴陽,下午趕到石阡縣委組織部報到,簡單吃過晚飯后就往村里趕。

    “剛開始,路邊還有不少村莊和燈火,但隨著海拔逐漸升高,道路越來越窄,彎道越來越急,沒有路燈,僅靠車燈照亮前面的路,感覺很荒涼。”李本源說。他從小在山東城市里長大,沒有農村生活經驗,對農村的感性認識基本停留在山東老家,“一比較,這邊農村確實相對落后”。

    晚上快9點,李本源抵達大坪村村委會。這是一棟位于路邊的淺藍色三層小樓,樓前小廣場矗立的國旗旗桿下,4名村干部在這里迎接他。見面寒暄認識,又坐下來聽完村里的基本情況介紹,等要安頓住下的時候,大家傻眼了:因為沒想到李本源第一天報到就直接來村里,村委會宿舍的床鋪還沒來得及收拾。

    臨時收拾已來不及,新來的第一書記睡哪兒?村干部猶猶豫豫地說,村委會圖書室里有一張長木桌。看著村干部尷尬的表情,李本源安慰道:“沒事,能睡。”

    貴州大山的夜晚靜悄悄,讓人溫暖又踏實。當睡意襲來的時候,山里的蚊蟲也一同趕到,叮得人渾身上下是包。李本源打開燈,地上、桌子上竟然密密麻麻鋪了一層黑色的小蟲子。李本源說,回想起18個小時前,自己還在車水馬龍的首都,還躺在自家溫暖的大床上,那一刻,仿佛在做夢一樣。

    帶殘疾人進城辦證,村干部喊他“愣頭青”

    大坪村地形呈“M”形,群眾居住分散,山一程、水一程,應了民間俗語:對面叫得應,見面走一天。駐村第一個月,李本源坐著村主任的摩托車,在村里到處跑,逐一去13個村民組長家拜訪,再去95戶397名貧困戶家里了解情況。

    大溪溝位于石阡、鎮遠、施秉三縣交界,是大坪村人口最少、面積最大、貧困戶最多的村民組,也是李本源包保的村民組。硬化不久的通組路僅夠一車通過,一側是大山,一側是懸崖,有的崖下土壤已經松動,過往車輛要緊貼山體才能通行。“明顯感覺這里的交通更偏遠,環境更惡劣。”李本源說。

    在大溪溝組走訪時,他發現,這里的殘疾人比較多。原來,由于長期以來醫療條件差,群眾大病小痛均依賴一種名叫“打燈火”的民間偏方,即土郎中用手指快速地把燒熱的桐油按在患者身體穴位上,很多人因此耽誤了正規治療。

    此外,當地山林常有毒蛇出沒,群眾上山干農活,時不時有人被咬傷,落下身體殘疾。

    貧困戶肖祥祿、向樹新和劉光祿,一個聽力障礙,一個智力殘疾,一個聾啞,都是小時候發高燒耽誤治療所致。雖然殘疾多年,但他們不了解政策,一直沒有辦理殘疾證。

    “當時我也沒多想,就想著辦好了證,對他們有好處。”李本源說。他和村監委會主任左艷商量,第二天自己開車接三個殘疾人去石阡縣城,先做鑒定,再到縣政務服務中心辦證。

    鑒定下來,劉光祿被定為一級殘疾,肖祥祿和向樹新被定為三級殘疾。“我和左艷都覺得,向樹新的殘疾情況是三個人中最嚴重的,所以我想第二天重新鑒定一次。”李本源說。當天,他請三個殘疾人在縣城飯店吃了頓“大餐”,請他們喝奶茶,還自掏腰包,在旅館開了房間安頓他們住下。擔心他們亂跑,李本源一直在旅館樓下守到晚上十點多,看到房間燈滅了才離開。

    第二天,鑒定中心依然維持原鑒定結果。雖然沒有達到李本源理想的效果,但是因為有了殘疾證,今年劉光祿已領到840元殘疾補貼,向樹新和孩子評上了低保,全家每個月增加了350元收入。

    “新來的第一書記帶著三個殘疾人去縣里辦殘疾證,喝了奶茶,還住了一晚。”消息傳回大坪村,在村干部中引發不小的“轟動”。

    大坪村村主任袁大春說:“李書記剛從北京來,人生地不熟,我也不好意思當面指出,就經常委婉提醒他,把人帶出去萬一走丟就麻煩了。”

    左艷說,李本源剛來大坪村的時候,像個“愣頭青”一樣,剛開始群眾還很懷疑:這個北京來的年輕人是不是來“鍍金”的?有的人對李本源愛搭不理,喊他“小伙子”,慢慢地,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喜歡他,越來越多的群眾稱呼他“李書記”。

    有一次,李本源十多天沒在村里,向樹新一見左艷就口齒不清地問:“李書記呢?”

    “我告訴她,李書記出差了,過幾天回來,她高興地點點頭。只要看見李書記,她就特別高興。”左艷說。

    電視上的明星,竟在為大坪村“帶貨”

    今年受疫情影響,不少茶企都經歷了史上最冷“寒冬”,但大坪村的茶葉品牌“紫孔雀”卻逆流而上,頻頻亮相網絡直播帶貨平臺,線上線下銷量300多萬元。

    除了李佳琦,村里人印象深刻的,還有今年9月份的薇婭直播帶貨,村里的加工廠提前做準備,工人們連續加班三天三夜包裝,結果直播當天,兩分鐘網民就下了1.4萬單,包裝好的庫存直接賣空了,快遞單幾個小時都沒打完。

    “過去我們哪知道直播帶貨,那些明星我們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沒想到他們有一天會代言我們大坪村的產品。”大坪村群眾說。

    大坪村海拔800到1200米,土壤、氣候、環境很適合優質茶生長。初到大坪村,李本源發現,這里基本上家家戶戶都種茶,全村1200多畝原生態茶園,散布在數十個山頭上,但采摘成本大、收購困難,不少茶園疏于管理,荒草叢生。當時,為了幫助大坪村發展茶產業,李本源所在單位為大坪村援建了一座茶葉加工廠。

    “村里開會商量,有人提出要優先由本村人承包這個加工廠,自產自銷,當時我并不認同這種想法。”李本源說。要讓大坪村茶產業長遠發展,必須引進有實力的龍頭企業,統領全村茶葉的生產和銷售。

    大坪村的產業基礎薄弱,交通偏遠,要引進龍頭企業進駐并非易事。李本源花6萬元買了輛二手小轎車,沒事就往縣城跑,任何洽談合作的機會都不放過。他還苦苦鉆研茶葉種植、管護、運營,從不喝茶、不懂茶變成了半個“茶專家”。

    “我的考慮是,企業入駐后,不光要繳納租金,還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這些都需要一次次地與企業見面、談判、溝通。”李本源說。那段時間,他經常為了這些事情徹夜失眠,“每天都在思考下一步該怎么辦,想著想著,外面天都亮了”。

    2019年底,經過招投標程序,大坪村成功引進貴州鉀天下茶業有限公司運營村里的茶葉加工廠。公司每年繳納5萬元租金作為村集體經濟收入,同時設立紫孔雀大坪村助農公益金中心,企業每年茶葉銷售額的3%用于大坪村公益事業及群眾分紅。

    工廠要正常運轉,每天至少需要1000斤左右優質茶青,群眾習慣了粗放式采摘,收來的茶青質量參差不齊。李本源召集企業、黨員、村組干部,開了個茶葉全產業鏈培訓會,當場承諾,在茶青采摘期間,只要質量達標,村里會不間斷收購。

    大坪村歷來只生產春茶,管護好茶園,才能有足夠的優質夏秋茶茶青,增加茶農收入。李本源和村里商量,聘請幾個種茶大戶做茶園管理員,教群眾如何管護。同時,邀請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專家來大坪村培訓技術,科學管護茶園。

    如今,大坪村的茶產業“大變樣”。往年只在三四月間采20多天春茶,今年實現了春夏秋三季收茶青,村民多了四五個月的收入。大坪村茶青產量從不足1萬斤增加到4.6萬斤,群眾采茶收入達到80萬元,加上分紅等收益,全村220戶、800多名村民人均增收近兩千元。預計明年走上正軌之后,茶青產量將實現12萬斤,群眾的采茶收入將達到200萬元。

    李本源說,發展茶產業不光鼓了群眾的腰包,也壯大了村集體經濟。今年,大土坡組的貧困戶吳西勝去世,大坪村以村支兩委名義從助農公益金中拿出2000元,幫助其家庭渡過難關。

    “我可以看到你心中那團‘火焰’”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團火,而路過的人卻只看到煙。幸運的是,我不是你的過客,我可以看到你心中那團‘火焰’,我知道當你背起行囊獨自奔赴‘山海’時雖有不舍,卻更有決心,你是要做一件靠近你夢想的事,做一件此生難忘的事,做一件真正有情懷更有意義的事……”

    這封信是今年8月5日,李本源34歲生日當天,妻子趙奕煥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來大坪駐村,李本源經歷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2019年7月,李本源接到單位電話:“現在有一個去貴州石阡駐村的機會,你考慮一下。”

    “當時,我的內心很激動,能有一段農村鍛煉經歷,一直是我的心愿,我的腦海中甚至已經浮現老百姓淳樸的笑臉。”但激動過后,他又陷入猶豫:家里大寶剛滿兩歲,二寶尚未滿月,妻子正脫產攻讀中央戲劇學院博士學位,這個時候家里是離不開自己的。

    但當他把這個扶貧任務告訴家人后,得到了全家人一致支持,妻子更是選擇休學一年在家撫養兩個孩子。

    “我愛人成績很優異,保送讀的研究生,研究生畢業繼續攻讀博士。我來扶貧,把她的整個學業計劃都打亂了。”在感動的同時,李本源也感到愧疚。但他內心沒有遺憾,有的是一種道不盡的幸福。

    初到大坪村,送別上一任第一書記時,李本源和妻子視頻通話,說不上原因,他突然流淚了。“當時我下定決心,不管千難萬難,一定要把脫貧攻堅的任務完成好。”李本源說。

    自從丈夫去扶貧,趙奕煥最擔心的是他的吃飯問題。每次李本源回家,在門口迎接的必定是一臺體重秤,先過秤,不然不準進門,體重增加一斤有獎金。

    不過,這一年多李本源瘦了十多斤,至今未拿到妻子的獎金。

    在給李本源的信中,趙奕煥寫道:“每當看到你發來的照片,皮膚又黑了點,頭發又白了些,臉上的皺紋也多了許多,自己對周圍的朋友開玩笑說:我老公終于用實際行動將自己從‘80后’變成了‘70后’。我的內心卻很心疼。

    “可每當聽到你們的工作又有了新進展,老百姓又多了一份收入的時候;聽到你電話那頭激情昂揚地講著激動人心的故事,聽到你發自內心的笑聲的時候……我又為這一切感到值得,為你感到值得。”

    “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建功時”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累計選派50多萬名干部擔任第一書記,派出300多萬名干部駐村幫扶。目前,在崗第一書記20多萬名、駐村幫扶干部近90萬名。在這些干部中,不少是“80后”“90后”年輕人,李本源是他們的縮影。

    在脫貧攻堅戰場上,千千萬萬像李本源這樣的“戰士”,在新的時代考驗中奉獻著青春。

    “李書記如果能留在這里再多干幾年,大坪村肯定還會有更大的變化。”這是記者在大坪村經常聽到的一句話。

    爛田組12戶村民的130畝茶園、果園位于打杵河對岸,由于缺乏橋梁,每年春夏時,河水漲到兩米多深,村民無法到河對岸耕種土地,嚴重影響了農業生產效率。多年來,村民們有個共同心愿,就是在河面上修建一座堅固而寬闊的人行橋。

    李本源得知后,每次經過這里都要停下來拍照片,記錄河水在不同時間的狀態,和村干部探討把橋架在哪里最合適。準備成熟后,他協調企業資金13萬元,最終建成一座長26米、寬1.8米的人行橋。

    “李書記把我們十多年的心愿實現了。”爛田組村民方門祿說。他家在河對岸有八九畝茶園,過去看著茶青長在樹上沒法采,現在這些都能變成錢了。他準備在對岸養幾頭豬,種點菜,一年至少能增加5000元收入。

    “我們這里太窮苦了,外來的媳婦都留不住,我沒想到,這個北京來的帥小伙不但待住了,還腳踏實地為我們做了這么多事。”大坪村村支書胡登碧說。她連用了幾個“沒想到”:沒想到他能堅持下來,沒想到他能給大坪村帶來這么多財富,沒想到他能夠和村干部融合在一起還非常融洽,沒想到他這么能吃苦,沒想到他能適應大山里的生活……

    樁樁件件,胡登碧都記在心里,清清楚楚:疫情期間,李本源及時協調防疫物資捐給村里調配使用,聯系愛心企業捐助了價值4萬元的36臺平板電腦,供學生上網課用;協調資金,為村里建起基層黨建融媒體學習站,還為大坪村建設一座“飛地”生豬代養場……

    一年多時間,李本源白天跑資金、跑項目,晚上進村入戶調研、開群眾會,經常工作到凌晨。古詩有云:“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李本源說,他把這句詩改成了“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建功時”,用以勉勵自己。

    “李書記對我們工作要求高,有時候催得急了,我也冒火懟他。”左艷說,“但是回頭想想,人家從北京來,都這么拼命干,我們本村人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

    記者離開時,已是深夜,李本源和村干部們圍著火爐,商量如何發放今冬明春的生活救助糧。他說,剩下的駐村8個多月時間里,還要把養豬場建成并投產,將茶葉加工廠做強,輻射周邊更多群眾受益,讓未安裝路燈的7個村民組安裝上路燈……

    “這里是我的‘第二故鄉’,一定要干些有意義的事。”李本源說。扶貧之路任重道遠,卻也將成為自己成長路上最難忘的“風景”。在這道風景里,有綠水有青山,有自己和伙伴們踏實堅毅的身影,有鄉親們收獲的喜悅和幸福的笑容。(記者 李驚亞)

    [責編:xnc0344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ice-breaker.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85891267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潇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