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delect id="qpxkf"></delect></noscript></cite><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noscript></cite>
    <rt id="qpxkf"><meter id="qpxkf"><p id="qpxkf"></p></meter></rt>
  •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p id="qpxkf"></rp>
  • <cite id="qpxkf"></cite>

    首頁 > 新聞 > 焦點 > 正文

    不是男娶女嫁,也非女招男入贅 這些年輕人選擇“兩頭婚”

    時間:2020-12-25 09:45 來 源:中國青年報 瀏覽 字體:

    “既不是男娶女嫁,也不是女招男入贅”
      這些年輕人因何選擇“兩頭婚”

    “我們都是85后,獨生子女。大兒子跟我姓,小兒子跟丈夫姓,沒有婚房,都住在我爸爸媽媽家。”來自浙江省嘉興市海寧市的李微是“兩頭婚”親歷者,她認為這種“AA制”婚姻,給男女雙方平等地位,不僅沒有割裂兩個家庭,反而讓兩家黏合度更高。

    近日,江浙地區“兩頭婚”婚姻形式廣受關注,相較于傳統的嫁娶婚姻形式,“兩頭婚”常見于獨生子女家庭,夫妻雙方皆是婚娶婚嫁,既不是男娶女嫁,也不屬于女招男入贅,夫妻兩頭走,一般會生育兩個孩子,分別跟父母姓,也沒有外公外婆的概念,夫妻雙方的父母都是“爺爺奶奶”。

    讓“媽媽的媽媽是奶奶”成為現實的“兩頭婚”因何而起?從小家“拼”成大家有哪些不同?相較于傳統“兩頭婚”,現在年輕人選擇“兩頭婚”有哪些新變化?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就此采訪了江浙兩地“兩頭婚”親歷者、親屬及青年婚戀專家后發現,相較于傳統“兩頭婚”為了留住一方姓氏的傳宗接代觀,現在年輕人選擇“兩頭婚”更多基于一種現實選擇,隨之而來的,也帶動父母一輩刷新了兒孫傳宗接代觀。

    你情我愿 “兩家拼一家”

    李微說,“我們這邊十幾年前就有‘兩頭婚’了。”而她選擇“兩條婚”是出于“綜合考量的結果”。對他丈夫來說,“兩頭婚”意味著無需負擔幾十萬元的彩禮,經濟壓力小;對她而言可以繼續與父母同住,延續自家氛圍。李微在嘗試招上門女婿無果后,開始接受“兩頭婚”。

    同為85后獨生女的姜妍是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人,2017年,她和丈夫自由戀愛后選擇“兩頭婚”,“我們只生了一個孩子,跟他爸爸姓,不打算生二孩,孩子也喊我父母‘爺爺奶奶’。”

    “我們都是獨生子女家庭,談戀愛時就默認了要‘兩頭婚’。兩家拼成一個大家庭,雙方父母會走動,小長假也會一起出去旅行。”和李微不同,姜妍和丈夫在市區有獨立的婚房。男方家出房子首付,她家負責裝修。

    針對年輕人的“兩頭婚”選擇,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田豐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稱,“兩頭婚”在江浙一代早已存在,基本是80后獨生子女家庭自發形成的一種訴求妥協行為。

    田豐認為,隨著中國人對婚姻的看法越來越開放,獨生子女家庭的父母因不舍得子女嫁出去或入贅出去,并想保留自家姓氏,從而探索出“兩頭婚”這種兼顧雙方家庭利益訴求的婚姻形式,更多體現了雙方原生家庭的平等觀念。比如,兩個孩子分別跟父母姓,形成了一種冠姓權的平衡。

    孩子隨哪家姓不是惟一選項

    “爺爺奶奶”會不會只疼愛隨自己姓氏的孩子?李微坦言,身邊確有這種情況,兩家人分得很清楚,“但大部分都是一視同仁的,姓氏雖然不一樣,但基因不變的,都是自己的孩子”。

    來自杭州的趙姍認為自己是半個“兩頭婚”。她是獨生女,和丈夫是自由戀愛,丈夫來自安徽,結婚時,丈夫家條件有限沒出彩禮。除28萬元的嫁妝外,她的父母在婚房婚事費用上也給了些補貼。按照婚前約定,生育的大女兒隨丈夫姓,小女兒隨她姓。

    趙姍是80后,在她的認知里,“兩頭婚”是浙江男女平等意識增強的結果,“我婚后沒有失去原生家庭的愛,可以按照習慣和喜好隨意選擇去哪一方家庭居住,長輩也可以陪伴孩子,孩子同時享有父母和長輩的愛,這是最融洽的家庭”。

    田豐認為,“兩頭婚”不僅兼顧了男女雙方家庭各自的利益及需求,也實現了男女雙方原生家庭之間的和諧共處。“兩家拼家后,雙方的父母都能進入小家庭承擔帶孩子的工作。”

    別讓“兩頭婚”成了“兩頭昏”

    在浙江湖州女青年吳妮看來,“兩頭婚”雖已是較為常見的方式,但每家情況各不相同,“很多事都可以商量著來,一切都是以小夫妻生活和睦為主”。

    她告訴記者,弟弟吳強就是“兩頭婚”。“他們孩子一周歲了,跟弟媳姓,我們兩家都沒有要二孩的打算。”

    吳強和妻子在婚前各自有一套房產,婚后沒有購置婚房。夫妻二人住在女方的房子里。孩子出生后,為了照顧孩子,吳強的母親也搬了過去。

    “兩頭婚”也有成為“兩頭昏”的。“具體生幾個、住在哪里、跟誰姓一般是婚前約定好,但也都不是固定不變的,如果實在調和不好,也有可能離婚。”吳妮的一位70后朋友,因為沒有協調好在哪一方家庭長住最終離婚,“我表哥家的女兒也是‘兩頭婚’,但因為有點看不起男方,現在小兩口分居了”。

    “不是經濟邏輯,也不是文化價值所趨,而是一種獨生子女家庭內部利益協調機制。”田豐告訴記者,由于目前相關的研究還不完善,尚無法探究“兩頭婚”家庭離婚率和家庭穩定程度是否與其他組建形式的家庭有差異。

    田豐認為對“兩頭婚”應理性看待,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年輕人接受“兩頭婚”,但其不一定成為主流的婚姻形式。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微、姜妍、趙姍、吳妮、吳強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姍姍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xnc0344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ice-breaker.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85891267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潇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