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delect id="qpxkf"></delect></noscript></cite><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noscript></cite>
    <rt id="qpxkf"><meter id="qpxkf"><p id="qpxkf"></p></meter></rt>
  •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p id="qpxkf"></rp>
  • <cite id="qpxkf"></cite>

    首頁 > 新聞 > 民生 > 正文

    國家級貧困縣“清零” 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任務艱巨

    時間:2020-12-17 08:38 來 源:法治日報 瀏覽 字體:

    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清零”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任務艱巨

    摘掉貧困帽開啟新生活

    ●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采取了許多具有原創性、獨特性的重大舉措,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脫貧攻堅戰

    ● 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正確領導的結果,是貧困地區廣大干部群眾艱苦奮斗的結果,是社會各界真幫實扶的結果。脫貧摘帽是干出來的,是了不起的成績

    ●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脫貧摘帽后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根據中央精神,要設立過渡期,保持政策總體穩定

    □ 本報記者 王 陽

    □ 本報見習記者 白楚玄

    “我們家目前養了10頭黃牛,估計每頭牛的市場價值在8000元至10000元左右。”蔡紅說。

    蔡紅一家住在貴州省沿河縣淇灘鎮沙子坡村,原是一名建檔立卡貧困戶。近年來,在惠民政策的扶持下,蔡紅一家創辦了家庭養牛場,日子過得越來越好。現在,蔡紅一家不僅蓋起了一棟花園式小洋房,還置辦了三輪車、電冰箱、洗衣機、空調等,成了全村勤勞致富的示范戶。

    11月23日,蔡紅所在的沿河縣和其余8個縣被貴州省宣布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國務院扶貧辦在2014年確定的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

    1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脫貧攻堅總結評估匯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充分發揮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采取了許多具有原創性、獨特性的重大舉措,組織實施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脫貧攻堅戰。經過8年持續奮斗,我們如期完成了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消除了絕對貧困和區域性整體貧困,近1億貧困人口實現脫貧,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勝利。

    會議指出,當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仍然突出,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的任務依然艱巨。要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

    明確國家級貧困縣

    有序推進脫貧摘帽

    我國一直把減貧工作放在重要位置。1986年,我國第一次確定了331個國家重點扶持貧困縣,按照1985年農民人均純收入計算,農區縣低于150元,牧區縣低于200元,革命老區縣低于300元,即列入國家扶持范圍。

    此后,對重點扶持縣的認定進行過3次調整。

    1994年4月15日,國務院印發《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1994-2000年)》,對貧困縣進行了一次調整。按照1992年農民人均純收入超過700元的縣一律退出、低于400元的縣全部納入的標準,在全國范圍內確定了592個國家重點扶持貧困縣。

    2001年6月13日,國務院印發《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年)》,對國家重點扶持的貧困縣進行第二次調整,貧困縣改稱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將東部33個重點縣指標全部調到中西部,東部不再確定國家級重點縣。同時,西藏自治區作為特殊扶持區域,整體享受重點縣待遇,不占重點縣指標。全國共有592個重點縣,作為扶貧開發的重點區域。

    2011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對國家重點扶持的縣進行第三次調整。原重點縣共調出38個,原非重點縣調進38個,全國重點縣總數仍為592個。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十八洞村考察,首次提出“精準扶貧”。

    相對于以往的扶貧,“精準扶貧”不單單是布置到縣、到村,而是要到戶、到人。這一新方法要求對每一戶貧困人口,都有專門的負責人,每一戶都有“精準”的措施幫助其脫困。

    2014年12月23日,國務院扶貧辦公布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名單,共22個省級行政區存在貧困縣,其中貧困縣覆蓋率最高的是西藏,全區74個縣都是貧困縣。當時,全國貧困縣的面積總和占國土面積一半,全國大約每3個縣中就有一個是貧困縣,完全沒有貧困縣的省份只有9個。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提出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對于貧困縣的脫貧標準,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表示,中國的脫貧標準是一個綜合性的標準,收入是基本標準,但不是唯一標準,還有“兩不愁、三保障”。“兩不愁”就是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包括義務教育有保障、基本醫療有保障、住房安全有保障。

    如今,云南省紅河縣洛恩鄉草果村委會草果自然村的李呼者,終于告別了四處漏雨的破瓦房,沒花一分錢就搬進了迤薩鎮西湖小區。從農民變市民的李呼者把大山和貧困遠遠甩在背后,開始融入新的生活。

    這場由國家主導的脫貧運動,正改變著中國農村與中國社會。

    掛牌督戰穩扎穩打

    貧困縣全部“清零”

    王貴幫,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縣達地水族鄉高車村村民。王貴幫患有殘疾,兩個孩子在讀書,還有老人需要贍養,全家的擔子落在了妻子一個人的肩上。

    當地鄉領導和村干部上門做收入核查后,將王貴幫一家納入扶貧系統。

    2015年開始,借助家庭農場、特惠貸、因戶施策等扶貧政策,王貴幫與家人商量發展山羊和生豬養殖。王貴幫還種了很多水芋,通過加工水芋粉增加一些收入,剩下的殘渣還可以喂豬。

    目前,王貴幫一家養殖山羊10頭,繁育母豬6頭,養殖生豬20頭,年收入可達10多萬元,超過國家扶貧標準,順利摘下了貧困戶的帽子。

    一位基層扶貧干部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在全國,像王貴幫這樣在國家政策扶持和自身努力下脫貧的農戶,不勝枚舉。

    從2016年開始,我國貧困縣逐年脫貧,當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28個。

    2017年9月30日,《貧困縣退出專項評估檢查實施辦法(試行)》印發,湖南省扶貧開發辦公室一名負責人告訴《法治日報》記者,其中確定的貧困縣退出標準可以用“三率一度”來概括。“所謂‘三率一度’,就是綜合貧困發生率、錯退率、漏評率和群眾認可度。綜合貧困發生率要降到2%以下,群眾認可度達到90%以上,原則上不能有錯退和漏評。”

    2020年3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出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習近平總書記在發言中指出,剩余脫貧攻堅任務艱巨。全國還有52個貧困縣未摘帽、2707個貧困村未出列、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未全部脫貧。雖然同過去相比總量不大,但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省內最后一批摘帽的貧困縣確實脫貧難度較大,從國家層面來講,深度貧困地區主要是‘三區三州’(三區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區;三州指甘肅臨夏州、四川涼山州和云南怒江州)。”貴州省扶貧開發辦公室一名負責人對《法治日報》記者說,“一般來說,深度貧困縣脫貧摘帽的難度比較大,用時比較長。”

    2020年3月12日,國務院新聞辦就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布會,劉永富在回答記者關于如何確保完成剩余脫貧攻堅任務的問題時表示:“我們的整個工作部署是依次推進的,一開始打贏脫貧攻堅戰,深度貧困地區難度比較大,堅信越來越聚焦的這52個縣、1100多個村,按照這種抓法,加大支持力度,加大工作力度,能夠在今年年底脫貧摘帽。”

    到2020年7月底,國務院扶貧辦最新調度顯示,經過半年多的掛牌督戰,52個掛牌督戰縣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三保障”和飲水安全問題已基本解決,52個掛牌督戰縣約120萬貧困人口易地搬遷任務全部完成。

    《法治日報》記者梳理了832個國家級貧困縣“清零”時間線:2016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28個;2017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125個;2018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283個;2019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344個;2020年摘帽貧困縣數量為52個。

    艱苦奮斗真幫實扶

    貢獻中國減貧智慧

    收官之年、大疫之年,黨中央采取超常規措施,對52個未摘帽貧困縣和1113個深度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91.8萬名駐村幫扶干部沖鋒在前,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齊心協力,向最后的貧困堡壘發起沖擊。

    “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正確領導的結果,是貧困地區廣大干部群眾艱苦奮斗的結果,是社會各界真幫實扶的結果。脫貧摘帽是干出來的,是了不起的成績。”11月24日,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夏更生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

    消除貧困是人類共同理想。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始終把讓人民過上好日子作為奮斗目標,為此進行了長期艱苦卓絕的努力。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7億多人擺脫貧困,對世界減貧貢獻率超過70%。

    華中師范大學社會學院副教授呂方總結說,中國減貧的成功實踐,生動地回答了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的時代命題。

    世界銀行前行長羅伯特·佐利克驚嘆:“毫無疑問,這是消除貧困的歷史上最大的飛躍。僅中國的努力,就極大促進了與世界減貧有關的千年發展目標的實現。”

    精準扶貧是中國扶貧工作的精髓和亮點,令世界矚目。泰國孔敬府官員赴中國廣西實地考察后,借鑒中國的做法,在孔敬府實施“結對子扶貧”項目,制定了一名官員負責兩戶貧困戶的計劃,選派700多名官員對口幫扶,通過幫貧困戶找工作學手藝、發展鄉村旅游、尋求資金改善鄉村基礎設施等,一年來1174戶貧困戶已有79%成功脫貧。

    12月14日,人類減貧經驗國際論壇在北京開幕。國家主席習近平向論壇致賀信。他強調,當前,疫情仍在全球肆虐,減貧事業面臨嚴峻挑戰。中國愿同世界各國一道,攜手推進國際減貧進程,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

    后續仍需鞏固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夏更生指出,貧困縣全部宣布摘帽,并不意味著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全面完成,還要對抽查、普查和考核發現的問題進行整改,查缺補漏、動態“清零”。最后,由黨中央宣布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打贏脫貧攻堅戰。

    目前,關于脫貧縣的抽查工作已經啟動。按照既定程序,今年摘帽的52個貧困縣的抽查工作已開始啟動,主要采取第三方評估的方式,重點檢驗退出程序的規范性、標準的準確性和結果的真實性。需根據普查、抽查、成效考核發現的一些問題立即進行整改,實行動態清零。之后,所有的任務都完成了,由黨中央適時宣布打贏脫貧攻堅戰。

    呂方也提到,“清零”這一詞并不意味著我國貧困問題已經得到解決,關于制約深度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發展的外部約束的公共政策體系未來如何發展仍需要探索。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基本實現現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脫貧摘帽后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根據中央精神,要設立過渡期,保持政策總體穩定。”夏更生說,有的政策要繼續保持,有的要創新設計,總之要符合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的需要。

    “已經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和貧困戶在脫貧攻堅期內,有關扶持政策不變。”夏更生說,后面摘帽的縣都是深度貧困地區,諸多方面都比較薄弱,扶上馬還要送一程。

    根據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所作出的決定,下一步要從集中資源搞脫貧攻堅轉向以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為主。

    《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指出,要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要把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在中共湖南省委黨校副教授姜正君看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是新時代中國共產黨為解決“三農”問題和城鄉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兩者在理論邏輯上具有內在統一性,在歷史邏輯上具有前后相繼性,在實踐邏輯上具有協同耦合性。當前,必須統籌謀劃,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綜合銜接;堅持人民立場,發展思想上無縫銜接;構建產業體系,發展產業上無縫銜接;培育人才隊伍,發展動力上無縫銜接;抓好基層黨建,鄉村治理上無縫銜接;完善政策體系,機制保障上無縫銜接。

    制圖/高岳

    [責編:xnc0344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ice-breaker.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85891267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潇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