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delect id="qpxkf"></delect></noscript></cite><cite id="qpxkf"><noscript id="qpxkf"></noscript></cite>
    <rt id="qpxkf"><meter id="qpxkf"><p id="qpxkf"></p></meter></rt>
  •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t id="qpxkf"><nav id="qpxkf"><button id="qpxkf"></button></nav></rt>

    <rp id="qpxkf"></rp>
  • <cite id="qpxkf"></cite>

    首頁 > 專題 > 人物 > 正文

    尼瑪扎西:為青稞而生 助牧民增收

    時間:2020-11-04 10:27 來 源:新京報 瀏覽 字體:

    尼瑪扎西 為青稞而生 助牧民增收

    一生從事青稞科研,育出20多個新品種,為西藏年糧食總產量突破100萬噸作出貢獻

    10月23日,是西藏自治區農科院院長尼瑪扎西去世的第50天,拉薩已經進入深秋。

    位于他家旁邊的西藏農科院3號青稞試驗地,一片金黃。以前吃過早飯,尼瑪扎西總是來這里轉轉。他拿著記錄本,先在田埂上望一眼,發現長勢好的青稞苗,再走下去,一排一排細細地看。

    年輕時起,他就立志從事青稞育種事業。在這條道路上的35個春秋,他先后主持選育出了20多個青稞新品種,為西藏自治區年糧食總產量突破100萬噸作出了貢獻。

    他原本將帶著團隊繼續突破,卻最終倒在了崗位上。2020年9月5日,在做第三次全國農作物種質資源普查與收集的途中,55歲的尼瑪扎西突遇車禍,猝然離世。

    “他是自治區第一位藏族農學博士、農作物育種首席科學家,是我們西藏科技界的精神和標桿。”西藏自治區科技廳廳長赤列旺杰說,“他的去世,使得我們的科技管理干部隊伍少了一位非常優秀的少數民族科技工作者。他一生從事青稞的育種,前后育出了多種青稞新品種,僅是藏青2000,就給農牧民增收7個億。”

    農牧科學院的網站首頁設置成了黑白色,訃告上寫道:尼瑪扎西的一生,是“把論文寫在大地上、把成果留在農戶家”的一生。

    從小立志從事青稞增產事業

    農科院的人們都知道,尼瑪扎西院長對青稞的感情。

    青稞是青藏高原的主要糧食作物,是西藏民眾賴以生存的口糧。上世紀60年代,西藏農民種植的青稞大多是普通的地方品種,平均畝產量只有400斤左右。

    尼瑪扎西曾在一次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溯了青稞育種的歷史,“第一次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老一輩科學家選育出來品種取代了當地農家的品種,然后到了我老師那一輩,雜交育成了藏青320。”

    1993年,尼瑪扎西開始選育新品種“藏青2000”,直到2013年通過品種審定。

    過程是枯燥且繁復的:制定育種目標,選擇親本、雜交、分離和穩定性狀、品種觀察試驗、品種產量比較試驗,再到品種區域試驗、生產示范等。“光記錄性狀,最少也有十幾萬個科研數據。”農科院的老同事禹代林說。

    尼瑪扎西曾說,他的愿望就是讓青稞增產,農民增收,解決全區農牧民的溫飽問題。

    尼瑪扎西四弟阿尼次仁說,從事青稞增產事業是哥哥從小就立下的志向。

    1966年4月,尼瑪扎西出生在西藏扎囊縣雜玉村一個貧寒的家庭,排行第三。幼時,他深刻地體會過饑餓。雜玉村土地少而貧瘠,種出來的青稞稈矮,穗粒也癟,畝產只有75公斤,大半只能喂牲口。因為收成不夠,哥哥輟學在家后,用陶器到鄰縣換糧食,一走十幾天,扛回二三十袋青稞,維持全家的溫飽。

    尼瑪扎西希望青稞長得好,產量高,這樣哥哥就不用四處奔走。長大之后,尼瑪扎西考上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學系,成為全村唯一的大學生。

    班里有35人,全部來自西藏,屬于國家培養西藏農作物種質資源專業較早的一批人才。1985年畢業后,尼瑪扎西被分配到西藏農科院農業研究所工作,一年后,他被調到青稞研究室,走向青稞科研之路。

    1992年,他在加拿大薩斯科春恩大學深造一年,之后考入中國科學院攻讀碩士、博士研究生,1999年獲得理學博士學位,他也成為西藏自治區農牧科技界的第一位藏族博士。

    在農民當中管用的技術才是好技術

    2005年底,自治區農科院在白朗縣成立了青稞培育的試驗站,開展農業科技成果轉化和青稞新品種的推廣。高原之巔,炙熱的陽光烘烤著金色的青稞田,試驗站被包圍在連綿山巒之中,邊緣是一排平房,是試驗站的廚房和宿舍。

    農科院的老同事禹代林回憶,試驗站建立初期,條件十分艱苦。沒有電視和網絡,有時電話也打不通。白天,尼瑪扎西走村串戶,詢問農民需要什么樣的技術和品種,晚上來不及趕回縣里,就在試驗站過夜,餓了吃面條和糌粑。

    夜里寂靜。一個人的時候,尼瑪扎西習慣一邊在筆記本上記錄,一邊思索,他和科研人員們說,“在農民當中管用的技術,才是好技術;農民生產上需要解決哪些問題,才是我們課題的立項。”

    白朗縣巴扎鄉金嘎村村支書普瓊記得,2013年4月上旬,他第一次見到了尼瑪扎西,瘦瘦高高、皮膚黝黑、嘴唇上留著胡須、謙和熱情。

    “支部書記,我給你提供一個新型的青稞種子,每畝能增產25公斤。你有信心把它種好嗎?”尼瑪扎西用藏語問他,然后拿出了“藏青2000”的種子。

    在村里試種后,尼瑪扎西蹲點了13個晝夜,每天在田間地頭走來走去,指導農民如何適時播種、施肥、加強田間管理。農民給他遞根煙,他自然地接過來,一邊抽一邊比畫,有時幾個小時下來連口水都顧不上喝。

    30歲的村民多杰還記得這位黑瘦樸實的小老頭。“來我家里兩次,指導我怎么種地,一起喝酥油茶,不像領導。”

    “他與農民的感情深厚融洽,農民都信任、敬重他。他說,我們要把農民當成自己的親人,把農民的土地當成自家的土地來經營。”禹代林回憶。這一年,為了推廣“藏青2000”,尼瑪扎西到白朗縣下鄉有十幾次。

    第一年,試種的“藏青2000”,遲遲沒出苗,鄰縣其他品種的青稞已經出了苗,農民著急得圍住他,擔心今年沒了收成。為了消除顧慮,尼瑪扎西用手將土一塊一塊挖開,指著已經發芽的種子,“再過一個星期,它肯定出苗。”

    苗長出來了,最后產量翻了倍。據統計,2013年,“藏青2000”在西藏推廣種植逾10萬畝,為西藏2015年糧食總產首次突破100萬噸,發揮了重大作用。

    時間都去哪兒了?都在路上

    尼瑪扎西辦公室前有一個門牌,上面分別會顯示“工作中”“休息中”“出差中”。同事們說,只要院長不在單位,他就是出差下鄉了。

    農科院統計,尼瑪扎西每年下鄉100余天,行程2萬多公里。

    禹代林說,尼瑪扎西經常對他們說,要去享受工作,帶著情緒下鄉很累,但如果你把下鄉看成一次旅游,欣賞一下沿途的風景,看看大自然,就會覺得這樣的工作一點都不苦。

    尼瑪扎西的微信頭像,是他的素描,穿西服,戴眼鏡,唇邊一綹很濃的八字胡。下鄉的時候,他喜歡在朋友圈不時記錄幾句感受。

    “翻越東達拉山,越過覺巴拉山,穿越紅拉山口,昨晚到達藏東第一大縣芒康。”

    “去往邊壩縣的路上,昨晚終于下了一場大雪,還在下,上山了。”他又發了張行走在雪山上的照片,“拉定拉山口的雪景。”

    還有一次,從邊壩到左貢,過拉定拉山,越八里拉山,翻莫攀山,踏雪地、過草地、穿河流,經十二個小時,一天路程。他不禁感嘆,“時間都去哪兒了?都在路上。”有時看著漫天大雪,他仍然想著,“雪對草地作物返青利好,但望盡快陽光普照以免雪災。”

    2017年開春,他來到墨脫背崩鄉,這里依山傍水,雅江沖蝕整個墨脫溝,留下一小塊平地,成為墨脫“糧倉”。壩地上的水田已經插秧,一個緩坡地上集中種植了檸檬,是六年前科技富民強縣項目支持的,另一個坡地上種植了茶樹。

    他由此贊嘆,這個茶園是方圓幾百公里內沒有被霧霾和云霧繚繞的環境,林間小溪澆灌,沒有任何化學成分投入,生態有機,面積僅1000畝。

    這些經歷給了他無窮的科研視野。他感到自己更加熱愛西藏的這片土地。“怒江邊的青稞與桃花、峽谷與高山、藍天與白云、民宅與村貌;多姿多彩的畫境,多變多樣的天空,美輪美奐的家鄉。”

    那年中秋,他依舊在下鄉,沒能和家人團聚。于是,他在朋友圈發了幾張照片,是往年的中秋,也在路上:拉孜新村、高寒柳樹、薩迦民居、遙望珠峰……

    跟了他十幾年的司機明久說,尼瑪扎西常常顯得很疲憊,有時在車上突然就睡著了,冬天時,他總是穿著那件黑色的長羽絨服,褲腿上全是灰。有時在地里用手挖開土示范,他手上的指甲里都是泥,有時,突然接到電話,要從鄉里直接趕去參加學術會議,尼瑪扎西就下車拍拍褲腳,用水管沖掉鞋上的泥巴。

    他是圖釘中間凸起來的那個釘頭

    西藏農牧科學院農業所所長楊勇記憶里,尼瑪扎西身上總是充滿干工作的激情。尼瑪扎西好像不會談什么大的理想抱負,就是扎扎實實做具體的事情。他會通過比較,發現西藏的差距在哪兒。西藏農業缺什么,他就想做什么。

    楊勇說,尼瑪扎西的想法是超前的,“西藏的農業科技戰線一直處在比較弱勢的地位,很多新的領域沒人做,他感覺這些工作不做,我們會更落后,所以他試著去鼓勵和發動大家。”

    另一方面,尼瑪扎西是孤立無援的。楊勇回憶,當時,他們面臨很多困難,資金不足、引不進人才梯隊等。他明顯感到尼瑪扎西肩上的壓力重,周圍人和他的差距大,跟不上節奏,只能靠他一個人往前頂,“農科院好像一根圖釘,他是中間凸起來的那個釘頭。”

    也正因此,尼瑪扎西渴望人才。

    尼瑪扎西的辦公室是沒有門檻的。全院的科技人員都能直接來跟他說想法。他的辦公室門外,總是排著很長的隊。

    院長助理劉秀群是內地派遣援藏的干部。劉秀群有時去高海拔地區下鄉,尼瑪扎西反復囑咐與他同行的人,“氧氣要備足了,要是他不舒服,立馬告訴我。”

    2006年,大學生達瓦頓珠拿到了南京農業大學的碩士錄取通知書,囿于學費的堅澀,他給時任西藏農牧科學院副院長尼瑪扎西寫了一封郵件,希望農科院能資助他完成學業。

    幾天后,達瓦頓珠收到了回信。尼瑪扎西答應了他的求助,還表示,不光是學費,遇到什么問題都可以找他。

    達瓦頓珠順利完成了三年學業。后來的一次偶然機會,他才知道,每年6000多元的學費,都是尼瑪扎西個人資助的。

    2015年,達瓦頓珠從中國農科院博士畢業。他準備在農科院繼續博士階段的課題——冬青稞改良。“我想得很簡單,給我安排幾個人,一起把研究計劃做起來。”他沒想到的是,尼瑪扎西卻安排他下鄉調研。“你博士剛畢業,不能飄起來,要去接觸老百姓,去下鄉。”

    “我一開始確實有點抵觸情緒,后來才明白了老師的苦心。做科研,只有腳踏實地,才能久久為功。”

    達瓦頓珠說,院長曾跟院里的同事反復講,做“三農”工作,要熱愛農民,把農民當自己的親人,把土地當自己的土地。

    我就想當個專家做青稞 一直做到退休

    2016年12月,省部共建青稞和牦牛種質資源與遺傳改良國家重點實驗室批準依托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建設,是西藏第一個國家級科技創新基地。尼瑪扎西擔任實驗室主任。不下鄉的時候,他就事無巨細地操心實驗室的項目申報。

    “他執拗地像教小學生一樣,改提綱、大綱、小標題……他是個追求完美的人。”農科院青稞遺傳育種研究員曾興權回憶。

    “給實驗室申報項目,他沒日沒夜地熬。但個人的榮譽材料,他只花了一個下午改。”科管處處長德吉曲珍說。

    周末的時候,德吉曲珍等人陪著院長加班,食堂師傅做兩三個菜,或是簡單的藏面,幾個人在他辦公室分著吃。辦公桌上堆滿了藥、速溶咖啡,德吉曲珍問他,一天到晚杯子里的咖啡沒斷過,會不會不舒服?

    尼瑪扎西沒吭聲。他從來不在同事們面前,談論自己的病情。

    同事唐亞偉回憶,2007年8月,尼瑪扎西患膽結石做了膽切除手術,后來又得了糖尿病。每天早晨和晚上,尼瑪扎西都要注射胰島素。

    德吉曲珍記得,這兩年下鄉,院長腰疼得特別厲害,一直用手扶著腰,卻不肯承認自己不舒服。

    尼瑪扎西曾告訴唐亞偉,過去農科院的很多領域沒人可以做,沒人具備掌控的能力,所以他才不得已成了雜家。“我就想當個專家,做青稞,一直做到退休,這樣才有成就感。”

    對于尼瑪扎西來說,育種是一個無止境的過程。

    這幾年,尼瑪扎西又帶領團隊培育出了“13-5171-7”青稞新品系,較“藏青2000”增產10%以上。

    8月13日,尼瑪扎西再次來到了白朗縣巴扎鄉金嘎村,觀察5171青稞的長勢情況。為了這個新品系青稞,從前年開始,尼瑪扎西已經來過金嘎村20多次。巴扎鄉鄉長滕斌告訴記者,該品種比藏青2000的抗倒伏性更好,糧食產量更高,他們已經推廣種植了2285畝,畝產達到1030多斤。

    唐亞偉是真敬佩尼瑪扎西,“你的思維、想法和執行能力都和別人不一樣。”

    尼瑪扎西聽到后,只是嘆氣說,“我感覺有很多事,有很多思路,但總也發揮不了。”幾天后,在一個百人參加的報告會上,他又重復了這句話,“我的想法很多,但我擔心我再也做不了了。”

    有時,唐亞偉會從監控里看農科院試驗地的情況。那幾天,他看到尼瑪扎西好幾次一個人去了地里,背影很瘦,還有點孤獨。

    西藏科技廳廳長赤列旺杰和尼瑪扎西是20多年的老友。赤列旺杰說,在他的印象里,尼瑪扎西要么在科研一線,要么在加班的崗位上,要么在下鄉的田間地頭。

    “總覺得院長有一天還會出差回來”

    7月26日,阿旺次仁最后一次見到了父親。阿旺次仁研究生畢業后,考上了北京的公務員。尼瑪扎西來北京出差,父子倆一起吃了頓飯。當天是阿旺次仁生日。尼瑪扎西用手機拍了一段視頻,“阿旺,happy birthday。”阿旺次仁注意到,父親的鬢角全白了。

    在阿旺次仁的心里,留過洋的父親才華橫溢,英語講得流利。父親喜歡穿白襯衣、牛仔褲,戴一頂橢圓的帽子,像極了西部牛仔。他愛喝咖啡,一天能喝十幾包;愛干凈,碗筷燙了幾遍才用。

    妻子拉瓊記得,丈夫每次出差下鄉回來,把箱子扔在家里,就跑到辦公室寫材料,“他無怨無悔、真心實意地工作。除了工作,好像想不起其他的事情。”

    8月30日,尼瑪扎西陪同北京來的專家,赴西藏那曲、日喀則、阿里等地開展農作物種質資源調查和收集工作。按計劃,調研預計十多天的時間。

    拉瓊說,下鄉的時候,隔幾天就給他打個電話,聊得很簡短。他會說,今天挺好的,已經休息了,讓我放心。我也不多問,怕影響他。9月4號那天,我打他電話,問他何時回來,他說10號。他當時在工作,我不敢多打擾,就連聲說好,掛了電話。那是我們最后一次通話。

    9月5日下午,在那曲到阿里的國道上,尼瑪扎西所乘車輛突然遭遇車禍。多吉頓珠回憶,車禍時,他們的車跟在后面,只看見前面都是塵土。停下車,他立刻沖了過去,尼瑪扎西仰面躺在路邊的農田,平靜地合著眼。17時57分,這位一直奔波在路上的青稞專家,永遠停止了奔走。

    陪同調研的西藏農科院草業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秦愛瓊也于同日去世。

    距離尼瑪扎西去世一個小時后,正在昌都出差的達瓦頓珠接到電話,“我們的老師沒了。”

    院長辦公室的指示牌,一直停留在“出差”狀態。助理劉秀峰每次經過他的辦公室,總覺得院長有一天還會出差回來,在房門里招呼他,“小劉,這個問題我們再探討一下。”

    新京報記者 王昱倩 胡杰 實習生 裘星

    [責編:xnc03440]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www.ice-breaker.cn)的觀點,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號:京ICP備15055804號-3
    新聞熱線:010-85891267 服務郵箱:news@xncsb.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潇潇网